湖南認定省級工業設計中心:成熟一家,認定一家——《設計通訊》專訪湖南省經信委產業政策處處長朱小江

lady-era pills 發表于:中國工業設計協會《設計通訊》2017年第10期

《設計通訊》:聽說湖南省級工業設計中心的認定很嚴格,很注重把握質量,請您介紹下情況。

朱小江:我是2014年接手工業設計工作的。我的理解是,工業設計對制造業是至關重要的,是企業創新的源泉、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世界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都非常重視工業設計的作用,近些年來,我們國家也越來越重視工業設計發展,2010年出臺了關于促進工業設計發展的指導意見,2013年開始認定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馬凱副總理說“產業因工業設計而更具活力,世界因工業設計而更加美好”。從2014年開始,我省制定出臺了省級工業設計中心認定管理辦法,在實際工作中,我們有一個非常明確的原則想法是,把每一個中心都打造為一個金字招牌,每一個中心必須成為行業標桿,不僅為本企業提供支撐,還要對行業有輻射作用,能提供面向全行業甚至全社會的設計服務。所以我們對中心認定非常嚴格,數量上以小博大,每年不超過十家,優中選優,成熟一家認定一家,確保質量,寧缺毋濫,這是我們評定的總體指導思想。2015年我們評了8家,2016年評了9家,2017年我們預計認定10家省級工業設計中心。到2017年底,全省共有省級工業設計中心約27家。另外還有2013、2015年分別認定1家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

但從全省總體來說,我省企業對工業設計重視程度仍然不高。很多企業對工業設計的理解還存在偏差,認為工業設計只是外觀設計,顏色和形態創新而已,沒有認識到工業設計是個十分廣泛的概念,包含非常重要和豐富的內容。不僅是外觀和形態,更有功能和文化,不僅包括產品設計,還包括品牌設計、產業設計,是對產業全局、系統的設計,包括設計產業的文化需求、商業模式、產品基因、企業文化、環境適應性等等。正是這種背景下,我們要愈發突出工業設計認定對企業和行業的作用,通過認定促進企業比學趕超。我們深深地認識到,我省工業設計理念的推廣普及、宣傳引導急需加強。在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特別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時期,只有通過工業設計提高產品質量,才能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普及并提高工業設計理念,是我們近期的工作重點。所以我們說工業設計中心認定不是重點,是抓手,通過這一抓手,我們把設計理念的推廣以及工業設計中心的培育作為主要目標與目的。

《設計通訊》:你們都采取了哪些措施?

朱小江:第一,我們加強工業設計培訓。一是對市州工業主管部門的政府工作人員進行培訓,再由他們宣傳、組織轄區的企業,提高認識,這是我們系統內的工作。二是每年舉辦一期至少200人以上的培訓班,要求制造業企業負責人參加。專門講工業設計,包括工業設計理論知識、企業工業設計的成功案例、研究討論企業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瓶頸。我們都是邀請省內、國內工業設計教育界的頂尖教授,或者是大型企業的工業設計專家來進行授課,通過這種方式來普及工業設計的基本知識,強化理念,推動全省企業增強對工業設計的認識。

第二,我們開展有針對性地指導和培育。一些重點制造企業和申報省級工業設計中心的企業是我們培育的重點。為了把這個重點抓好,我們請湖南大學、中南大學等省內工業設計教育界的教授、專家,包括重點工業設計專業的專職設計師或者負責同志,和我們一起逐個企業進行走訪,對企業進行指導、服務。想通過這種工作,各個擊破,促進和推動一批企業搞好工業設計。省級工業設計中心不在于認定和授牌,而重在培育的這個過程,這是我們的基本思路。

第三,我們通過戰略合作倒逼工作推進。最近我們在韶山舉行了一期大型的工業設計培訓與對接會,把工業設計培訓和工業設計單位與重點制造企業進行產業對接,把培訓和產業對接融為一體。設計單位、設計中心、制造企業,共同交流互動,通過培訓增強了解,達成合作意向。這次有14個市州和省工業設計協會簽了戰略合作協議,很多制造企業與設計企業或者設計中心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現場簽約就有40多家,這是出乎意料的。

《設計通訊》:這次培訓活動有兩個收獲,一個是在您預期之內的省工業設計協會與市州工業主管部門簽了戰略性協議,另一個是超出您預期,設計企業與制造業企業簽了40多個合作協議。

朱小江:簽訂合作協議文本并不是我們最重要的收獲,而是簽訂協議后,協議文本變成了一個工作抓手,使我們有機會和條件去督促市州落實協議,從而更好地促進工業設計發展。我們重在追蹤協議的具體化,注重協議落實的實效。此外,此次培訓活動還有一個重要意義,就是對一些重點企業負責人用設計理念進行了“洗腦”。參加培訓的人員,我們明確要求是企業一把手,如果董事長不能參加,就必須是總經理。我們強調工業設計是一把手工程,如果一把手不重視,光要設計人員重視是不行的。我們在認定省級工業設計中心過程中,把工業設計中心的組織架構看得很重。我們認為工業設計中心必須放在技術部門之上,必須由企業高層決策者或者是一把手擔任工業設計中心負責人。

《設計通訊》:你們這個要求是在什么項目或什么工作上實施的?

朱小江:工業設計中心負責人必須是一把手,或其他企業高層決策者。我們認為設計是引導技術進步的,技術是為工業設計服務的,提供支撐的。這在我們組織企業在認定省級工業設計中心現場答辯、組織企業負責人參加我們的設計中心定期交流活動、培訓等活動中都是這么實施的。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倡導對已經認定為省級工業設計中心的企業建立了一個定期交流制度,原則上一個季度由一家省級工業設計中心牽頭,輪流組織其他設計中心到其公司現場交流,學習其先進的經驗,并對企業發展過程中的問題進行“頭腦風暴”,實際上這相當于一個高層次的“企業工業設計俱樂部”。在不同行業、不同領域的思維碰撞中,激發靈感。

《設計通訊》:今年申報省級工業設計中心的多少家?

朱小江:今年申報三十多家,但評出來最多不超過十家,我們對申報企業都會組織專家現場考察一次,考察回來后再看材料,再集體評審,按最嚴格的要求去做。

《設計通訊》:像你們這樣,有嚴格衡量指標又嚴格把關的不多見,這樣評出的工業設計中心是有質量的。聽說在評選工業設計中心過程中,很多人很踴躍,也有大領導或市級領導來說情的,您是采取什么辦法堅持原則?

朱小江:很多企業看中這個牌子,很多領導考慮地方經濟發展,希望降低標準,有所傾斜,還有些企業想提高對其關注度和支持度。碰到這種情況,我們把握一個原則,以加強培育和提供針對性服務為方法,努力幫助企業練好內功,實實在在地地提高工業設計能力與水平,以盡快達到條件,滿足和符合認定的標準。我們在標準上不搞照顧,不降低,但在工作和服務上進行“照顧和傾斜”?!俺墒煲粋€,發展一個”,今年沒有評上,明年符合條件了就可以評上,這樣也是對企業的一種最好的鞭策和激勵。

《設計通訊》:你們在幫扶過程中看到的比較普遍的問題是什么?

朱小江:很多企業把工業設計中心放在技術研發部門中,把設計中心當做一個附屬機構去定義,他們認為工業設計是研發設計的一個組成部分,我認為這是認識問題,不符合工業設計的基本要義,這種情況是最普遍的,必須進行培訓,必須進行點對點的幫扶、指導。

《設計通訊》:據您估計,在湖南省企業中,對工業設計有自覺意識的,或是在無形當中去做工業設計的,是怎樣的比例?

朱小江:比例還真不大,把工業設計作為專項工作或是專門部門來做的真不多,這是我們在推廣和發展過程中碰到的最大問題。正如您所說,很多企業老板一談工業設計,似乎很了解,似乎有所接觸,但是意識里面沒有把工業設計放在一個應有的高度,很多企業僅把工業設計作為美觀外形這樣的附屬工作。

《設計通訊》:我們看到,有很多企業存在這樣的情況,企業的主要領導不了解工業設計,但是他們的產品或項目中又有工業設計,他們自己不知道這是工業設計,這種情況很普遍。

朱小江:我和很多企業講過,你們這個核心產品很好,但是沒有把工業設計這個概念提煉出來。不知道運用工業設計把產品設計得更好、更深入人心,有更好的用戶體驗。這就是觀念轉化的過程,有設計但沒提升出來,好比我們呼吸,平常意識不到這是氧氣在發揮關鍵作用。很多企業在做,而實際當中,有意無意的有工業設計的成分,但不知道提煉出來,不知道工業設計應有的高度和位置,這個是很普遍的現象。

《設計通訊》:您期望湖南省的工業設計下一步應該達到什么樣的目標?

朱小江:我希望全省各個市州把工業設計作為重點工作來抓,并上升為省政府的一個重要戰略,作為我省調整經濟結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落實十九大報告中的國家創新戰略的重要抓手。我希望省政府加大對工業設計的投入支持力度,緊緊依靠工業設計來推進制造強省建設。我委主任謝超英說過,“工業設計是制造業的第一道工序”,通過工業設計給制造業可以插上一雙新的翅膀,可以飛得更遠。

《設計通訊》:您希望用怎樣的方式來實現期望的目標?

name of the sex tablet

朱小江:我現在正在做的,是把工業設計理念通過全省上下。第一,將工業設計工作納入政府工作重點。通過與市州領導多溝通交流、向省政府領導多加強匯報,在明年的重點工作安排中,希望作為省經信委提交給省政府重點工作任務之一,上升到省政府工作重點,納入全省的統一行動。第二,通過動員全省經濟戰線,抓工業設計的同仁這股力量,把全省的工業設計工作大面積的進行推廣,強化意識,帶到企業,引導企業搞工業設計。要求市州把工業設計培訓、打造市級工業設計中心作為工作任務之一。第三,利用省工業設計協會和已有的工業設計中心的技術力量和師資力量,進行全省巡回宣講、觀摩和產業對接工作,組織工業設計單位進園區活動,為制造和生產提供“精準對接”服務,通過這個活動來擴大影響,給制造業企業帶來實實在在的“甜頭”,提高對工業設計的影響力。